要狠狠撸_草榴是什么_嗯嗯撸怎么看不了了_百撸__日日撸_撸撸网_撸撸鸟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whxtx.com

少妇教我如何爱

时间:2018-09-17 我的生日就是端午节,很是凑巧,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是我妈故意在那天把我生出来的,所以我特别喜欢吃粽子。有一次,那是在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外地读书,那天我特想吃粽子,就去超市里买了几个粽子和鸭蛋,同时请我同学吃,他们还笑我说,那有这样过生日的人呀,太对不起自己了,同时也说我小气,不请她们吃大餐。而明天是端午节也是我的生日,我却不能吃到粽子,虽然有太多好吃的东西,以及礼物,但是,从内心来说我还是想吃个粽子。 可是没有人会请我吃,所以我决定去买点粽子,做为自己送给自己的生日明天早餐。于是我出门去买粽子,刚出门,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有人给我发了短信,我以为是谁给我提前道声生日快乐呢。可是,打开一看是,「我是亚茹,还记的我吗。明天是端午节,也是你生日,我没有记错吧。明天出来吃顿饭怎么样,就我们俩。」 这个短信让我有点惊喜。惊的是自从和亚茹分手一年来一直未曾联系,期间我还换了手机号码。喜的是在即将大学毕业之前与自己的前任女友还有一起过生日的机会。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体会,对一些很美好的东西拥有太久却不得已割弃,以至于日日惶恐,犹如陷于这美好东西笼罩的幻境? 我对亚茹这个漂亮的前女友就是如此。而这幻境又被这美好东西击碎真实地再次落入你掌心,你又怎样呢?我回了一条给她︰「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明天中午十一点半半岛咖啡见。」 怎么还形容亚茹呢?从外形来讲,身高164cm ,体重47公斤,长得一张周慧敏的脸,配上她那修长的美腿和縴细的柳腰,确实迷倒万千男性。和我这个不高不帅的普通男子是有些不搭。大一的时候,我们学校与她们学校的篮球比赛上,我那还算过得去的球技引起了她的注意。 此后她在我的狂轰乱炸的攻势下被攻克了,当然我们之间的一个特别之处才是我们感情确定的关键。我们出生在同一年,那一年农历有两个端午节,我出生在前一个,而她在后一个。这是不是缘分呢? 一大早,我便吃了早餐,而昨天买来的粽子我还是留着,準备中午与亚茹一起分享。修了修边幅,便出了门。 到达半岛咖啡的时候,已是10点45分,咖啡厅里还比较清淡,毕竟这个时间段介于早餐与午餐之间,更何况端午节。我挑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想想亚茹一向迟到的习惯便点了一杯咖啡看起报来。 突然一道靓丽的身影带着淡淡的香水味从我后面飘来。我抬头看了一眼,一个身材高挑,大约25岁左右,穿着粉红衬衣黑色短裙的女服务员端着咖啡正沖我微笑︰「先生,您的咖啡!请慢用!」 「谢谢!」在她放下咖啡的时候,我看了看她,脸型娇美又不失风韵!而衬衣下撑起的圆球更让我迷恋往返。 「先生,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情请叫我,我是工号2042. 」服务员有点尴尬。 「好,好!」我回过神来,感觉有点失态。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特别是那丰满抖动的臀部,让我有点若得若失。此时全无心思看报,一直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她似乎也发现了,脸微微红起来,言行也不太自然。 「嗨,帅哥。这么早!生日快乐!」 这个甜美的声音好久没有听到了,熟悉又陌生。我放下报纸,亚茹正拎着一个蛋糕盒,笑吟吟地站在我面前。许久不见,亚茹还是变化很大。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丝质短袖,下身一条紫色荷叶式及膝裙子,腰间束着一条红蝴蝶结丝腰带,可谓气质又性感! 「请坐,生日快乐!」我很绅士地起身。 「你也记得是我的生日呀,不过我现在只过公历生日了。」 「也好,毕竟现在要与时俱进!那节日快乐。」我不想问为什么,也没有必要。 沉默了一段时间,亚茹还是开口了,「有没有节日礼物送我?我可给你準备了生日蛋糕哦。」 我拿出粽子,「豆沙馅的。你原来最喜欢的,不知道……」我没有说下去,她一把抢过粽子,得意地嘟嘟嘴︰「我一直都喜欢吃。」两人相视一笑,其间无话。 而我正好好好地端详一下眼前的这个大美女。虽然原来她身体的每一部分我都看过或者说佔有过,但是时别一年物是人非敲来却另有一番景色。皮肤白嫩,画过妆的眼楮妩媚动人,红红的嘴唇更添几分妖娆,青春和成熟很好的融合。她瞧我呆呆盯着她也暗暗欣喜,也许她已经习惯了这样被人注意。 我叫了服务员,又是那个美丽的2042. 她望了望亚茹又瞅了我一眼把菜单放下,眼神有点难以捉摸。我也刻意地眼楮与她对视了几秒,她低下头。 饭桌上我和亚茹上一如地亲密,虽然各自都知道已不再是以前,但就当是个老朋友一样也未尝不可。我们聊到了分手后的这一年。她说她找了一个男朋友,比我高比我帅,却没有我温柔体贴,更没有我的男人风度。相处不到三个月就分手了。问到我时我只是简简单单地把每天找工作每天打篮球的无聊生活说了一遍,最后被骂了一句「永远生活无趣的道士。」奇怪的是在骂我之后她又哭了起来,不停地用纸巾遮盖着。我有点心痛,却十分无奈,当初就是说我不懂浪漫,除了床上永远不解风情才分手的,怎叫人念来不伤感? 我坐到了她身边,替她擦拭眼泪,就默默地擦着。她一下把我推开,又大哭起来。我不顾一切地把她抱入怀里,任由她打骂。依旧没有说话,笨拙的还是我的嘴巴。 「我爱你,亚茹!」我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谁信,你两年时间甜言蜜语说的不少但是这三个字从没说过,谁信你今天的。」 我无言以对,草草付了帐,牵着亚茹的手就往外走。亚茹疑惑中却非常高兴,嘴上却还在嚷嚷。我把她带到我们最初认识的那个球场,第一次向她表白的路灯,还有我第一次吻她的那个池塘边,还有第一次背她的那个小情人坡……我告诉她我从来没有忘记她。 「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不想再错过你。」我握住她的小手。 得到的答案却是犹豫不决,亚茹最后吐出三个字「我累了」。也许是她真累了。我失望地想再抱抱她,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这让我绝望。 「我送你回去吧。节日快乐,生日快乐!」 「给我点时间,好吗?」亚茹噙着泪水。 送完她之后,我打不起半点精神。或许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回头,也或许是我原来我不应该爱得深沉到形同陌路。患得患失地行走在马路上,电视塔的时钟也敲到了四点。我还是抑制不住想再给亚茹打个电话,掏掏手机却发现口袋空空。 我意识到手机和蛋糕还放在咖啡厅。 找到我们坐的位置,早已被另外一对中年夫妇站着了,我想起了那个204 2服务员。寻觅半天也不见蹤影,问了服务台被告知由他们的服务员送还事主去了。 当我发现这个生日过得并不如意灰心丧气时,我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亚茹就这么走了,而他所谓的事主可就是我呀。会不会是那个美女服务员寻我去了。 正想着,那阵熟悉的香味又从我面前飘过。我认出了她。她很惊讶也看到了我。 她刚从更衣室出来,换了一身衣服。红色无袖丝质连衣裙,惹人眼球,勾人鼻血。 「找手机吗?在我这。刚有电话过来,我以为是你打来的,原来是你朋友,我说下班送给你朋友再由她给你。」她很温婉,慢条斯理地说着。 「哦,谢谢。真的感谢!」我欣喜若狂。她递给我手机,我望着她那双縴细柔弱的玉手,缓缓接过。「我帮你拣到手机,怎么报答我呢?」她似玩笑又非玩笑地说。 「请你喝咖啡吧?」觉得是真的需要一个人来开导一下自己,更何况是个成熟美女。 「和你喝咖啡估计也会和那个女孩一样,我才不呢,陪我出去散散步,我刚下班。」 「好,我先请你吃个晚饭,再送你回家吧。」 「好吧!就这样。」敲着她说话的样子,难以想象她是对一个比她少至少三岁的男子说的。我怦然心动。 我选了一个僻静的小饭店,僻静就取这个静!她也赞同。饭菜呢,她点了火锅。这静和这热来的也太巧,令人啼笑皆非!她告诉我她叫雨婷,今年26岁,刚结婚又刚离婚。刚看见我和亚茹的一幕,使她想起自己的婚姻,说话间她唰唰地流出了眼泪。 我递给她纸巾,只听她道︰「我原来的男朋友和你一样不善表达,我也十分厌烦。两人吵吵闹闹好多年,最后他爸妈嫌弃我工作反对我们。他突然奋不顾身地维护我,可还是出了事故……」她没有说下去,一边喝着酒一边哭。 「抱抱我好吗!」我左右为难。 她却痴痴地笑了,身子一软,倒在我怀里。酒精的作用加上怀中尤物,我神智恍惚。我扶起雨婷,行走在人影依稀的大街上,听着她在我耳边低音胡话,意志已接近崩溃边缘。突然,她双手搂住我脖子,嘴巴吻了上来,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接住。她吻得很有技巧,一时上半唇一时下半唇一时大开大合。我失去了理智,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抚摸她的香肩,尽情地吻着。我们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地点,也顾不了街上零星穿梭的车辆。我被她的舌头融化了,双手紧紧抱住她,她那高耸地乳房硬硬地抵在我的胸口。 「去我家!」她嘴唇放开我的舌头。 一开门,我便搂住她细腰,手在她丰满的臀部上抚摸。两人又疯狂地接吻。 她穿的是一身丝质连衣裙,摸起来也有质感。她的臀部大而又圆,接吻时还不停扭动,真羡煞神仙。我把她按在门后,疯狂地吻着她的香颈,双手揉着她的乳房。 本来就很丰挺的乳房在情欲的刺激已经暴涨得像两个圆球。雨婷轻哼着,意乱情迷地接受着我的爱抚,身体上下左右摇晃。我的右手从裙下探进她的大腿内侧,触手可及的丰臀在丁字裤的衬托下更加性感。我用嘴巴隔着丝质衣服舔弄着她的乳房,双手大力揉搓着她的大臀,不时提起她那细小的丁字裤,勒的雨婷哼哼不断。 「摸我下面,摸我。」雨婷一边呻吟一边有气无力地用手引导我。我拨开她那已经湿透的小内裤,手指在阴唇上来回摩挲。「啊……啊,继续。」「啊,手指插进去,老公,插进去。」雨婷有点疯狂,我却没有用手指插进她的小穴,而用舌头代替了手指。雨婷靠在门上扭摆着身子,口中一直念念有词。她的小穴红润爆满,呈馒头状,阴毛依稀点缀着这个美穴。我先用舌头舔着阴唇,一下舔一下大口深吸,弄得雨婷呻吟声越来越大。轻轻拨开她的阴唇,里面的风景令人垂涎欲滴。舌头在外围舔了一圈,然后返回中心来回拨弄,还有那个凸起的阴蒂。 「嗯……老公,啊……老公……我要……深点……」舌头在穴口模拟阳具上下抽插,双手还是念念不忘她那风骚性感的臀部。雨婷的玉手也不听使唤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老公……快来爱我,我要……嗯……啊……」我的阳具也胀得下体疼痛,脱下牛仔裤和内裤,把她抱放在沙发边。她摸着我的阳具含情脉脉地望着我,一口吸了起来。 和亚茹也做爱很多次,但是从未有过口交的经历,刺激和快感从下体涌来,我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定神。雨婷的口技不是很好,但是还是不知疲倦地吃着我的肉棒,偶尔还含住我的睪丸。想想这么一个美妇,穿着丝质连衣裙,身材无可挑剔,卷起裙摆为我口交,真是美不胜收。「雨婷,让我爱你!」 「好。」雨婷倚靠沙发,张开美腿,我握着我的大肉棒慢慢靠近,然后用龟头舔舔她的阴唇。「老公,进来……我要你插我……快……啊……」在她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我突然大力插了进去。「你真坏!」「啊……好刺激……啊……嗯……」雨婷在我插进来不久自己动了起来。她的穴很紧,而且很滑,绝对的极品。 我搂住她的双臀,借力抽插,也更加亲密接触。她抱住我的脖子,嘴巴紧紧咬住。「啊……嗯……啊……老公……用力。」我三浅一深,左三右二地抽插着,并和她接吻。雨婷也用自己的小穴吸着我的阳具,让我几次差点把持不住。这就是成熟的魅力。 我也忘了插了多少下,她擦拭着我身上的汗水,怜惜地说︰「我上面,你歇会。」雨婷抓住我的阳具慢慢地找寻着那个小穴,慢慢地滑进,雨婷不住地呻吟,如哭如睡。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但是她掌握得得当,没有一次肉棒滑出来。我揉捏着她的乳房,把她的裙子一把脱掉。白色胸罩完全遮不住里面的风光,大半个乳房早早显露在外面。我迫不及待地扯下胸罩,一口吸住她那红红的乳头。 雨婷尖叫一声,十分受用,更加卖力地抽插。「老公……你好棒……你鸡巴真大,好硬……我好喜欢。」「啊……我要死了,啊……」我用手、舌头攻击着她的美乳,她用她又紧又窄的美穴包围我的下体。双方你来我往。雨婷的乳房不但大,还且富有弹性,吹弹可破,乳晕适中,乳头粉红,怎不叫我爱不释手? 「嗯……我的乳房美吗?喜欢吃吗?用力吸我的乳头!嗯……啊……」雨婷兴致大开,我也不加保留。起身将她拉到沙发地板上站定,她此时翘着那个又肥嫩又性感的屁股等着我插入。我大力插了进去,直觉进入得更加深远。 「老公,用力用力。干我。」在她的鼓励下,我逐渐加快了节奏,双手握住美臀拼命地抽插。也不管什么技巧,只觉得这时间永远这么停滞就好。 「啊……我要泄了……我要泄了!嗯……啊!」雨婷不停扭动,屁股前后收缩,知她要到高潮了。「啊……」在雨婷疯狂地叫床声中我把我的精液全全交与她的子宫…… 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席梦思上,外面阳光明媚。我心中一惊,赶紧寻找雨婷。这时从浴室传来洗澡声,我朦胧中走了过去。门没有锁上,我从门缝中瞧见了是雨婷曼妙的身姿。我悄悄大开门,从后面一把抱住她,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大乳房。雨婷先是一惊,回头看是我便与我接吻起来。 我脱掉内裤与雨婷赤裸裸忘情地吻着,然后身体地每一个部分,佔有她的美穴还有乳房。!最刺激的是我从她臀部抱起她站在喷头下,她倚着墙壁疯狂地抽插。若不是有墙壁我怕我体力不支难以完成这一动作。 「你太像他了。包括做爱。」 「是吗?」 「他做爱从不说话,但是会很温柔又恨疯狂地满足我。但是他不会抱起我来……」雨婷和我躺在床上,事后的她说起来脸色绯红。还是有点害羞!「好好爱那个姑娘吧。边走我们的老路。」 「但是,我……你……」我说不上话来。 「我们只是身体需要,也是我们的缘分。而感情不只是缘分和身体,更多的是爱。可以随随便便和女人上床,但不能随随便便对待一分真爱。」 对于这个现在还躺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我不知道是感谢还是自责。疯狂地一夜之后还有这么善意地劝告。我是不是有点爱上她了呢?但是我的亚茹……我说不上话,只是抱住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此时此刻她于我像妻子更像母亲,她擦掉我眼角的泪,深深地吻住我的眼楮。 此后的几天,我一直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和雨婷发了很多短信,也做过一次!就是这种迷恋让我有点惊慌失措。我知道我是爱亚茹的,那么是亚茹安排我们相见相识,还是雨婷安排了我和雨婷的结局呢?接到亚茹电话是在星期天的下午,那是个大雨磅礡的下午,她告诉我她来看我,却被困在半途的雨中,进退两难。雨婷递过雨伞笑吟吟地望着我。我迟疑片刻跑了出去。 我的及时赶到,令亚茹疲惫失望去了些许。亚茹沖我边哭边笑。 那一夜,我把亚茹领回了我租的小房内。在简陋地房间里,湿透了一身的亚茹让我再一次欣赏这个美妙的身材,胸罩和内裤只是摆设。特别是那个透明胸罩。 我迅速扒光了亚茹湿透的衣物,吻着她的舌头。亚茹的美和雨婷的美差别在于雨婷成熟风韵,亚茹青春动人。虽然亚茹的身材也是凹凸有致,乳房还稍爆满,臀部欠瘦。缺了一分熟稔,多了一分活力。我们互相吻着,我们69式,她一直喜欢的姿势。她的下体还是那么容易泛滥。我含住她的阴蒂,又放开,并用手指插了进去。 亚茹哼哼呻吟着,享受着我每一次沖击给她带来的快感。高耸的乳房红嫩欲滴,縴细的腰肢和修长的美腿,还有那湿淋淋的洞穴。我插了进去,它就是一口甘泉。「嗯……老公,好美,好想你……嗯……」我们侧身抽插起来,抬起她的一只玉腿,洁白的乳房在抽插中晃蕩。大波浪的头发在床头摇曳。「老公,我爱你……我愿意给你……啊……」 我很有规律地插着那个干净又甜美的洞穴,用手指抚弄着那个小阴蒂。亚茹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愈来愈大。还不时回头吻我的乳头,嘴上呻吟不断。我把她的长腿扛在肩上,正面插了进去,做最后地沖刺。「啊……老公……老公」亚茹终于放下包袱,疯狂地吟叫。「老公,插我……啊……老公……插我……我就爱你的大鸡巴。」 我拍打着她的臀部,刺激着她的敏感神经。「老婆,我也爱你,你是我的,我要天天插你的骚穴。」「老公,以后天天插我,啊……我现在就要……用力,快!大鸡巴插我的骚穴。」我们互相说着淫话,奋力抽插,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她的子宫,亚茹一次又一次地叫喊。「大鸡巴哥哥,给我,我要泄了,我高潮了,啊……」 一早醒来,我翻看手机,有雨婷的一条短信「雨停了吗?雨婷了了。」我深吸一口气,看着床上那个一丝不挂的胴体,回了一条「雨婷,谢谢你。雨停,但还没有了!」 (全文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跳舞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