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狠狠撸_草榴是什么_嗯嗯撸怎么看不了了_百撸__日日撸_撸撸网_撸撸鸟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whxtx.com

女主播的故事

时间:2018-09-17 宗宜换好衣服走来后,对章雅晴说:「大姐,我要先去背稿了。bye!!」雅晴勉强挤出点笑容,看着她可爱的背影离去,雅晴心中升起了一股爱的感觉,也有一股性的冲动。她立刻冲入厕所锁上门,拉起套装的裙子,露出的是黑色透明蕾丝内裤,受到淫水的沾濡更是湿的透明,左手两只指头已深深插入了最深处,右手也没闲着,解开胸前的两颗钮扣,露出白晰结实的玉乳,轻重不一的揉捏着,彷彿快挤出乳汁一般,快乐的呻吟声「嗯….啊..」,伴随着手指快速抽插搅着淫水「扑揪..」,章雅晴又到了快乐的高峰。这天,雅晴报完了新闻,出去吃了点东西回来。 唉…..还有一堆东西要看的,公司的人走了差不多了吧!播报组的主播还剩一个在上面播报,其他人也还没回来。雅晴歎了口气:「唉…开始努力吧!」章雅晴正要好好的看着今天的新闻重点时,宗宜走了过来,她还穿着刚播报新闻的红色套装,白里透红的皮肤,真是美极了!雅晴心中不免一汤。宗宜拿着新闻稿走了过来,说:「大姐!我觉得今天稿子写的有点怪耶」宗宜走过来弯下腰对坐着的雅晴说:「我觉得…….」章雅晴,头微微一抬从舒宗宜的领口看了进去,两个白玉般的小巧乳房,纯白的胸罩轻轻的托着,那正是自己夜夜为她出的乳房,再一看宗宜小巧可爱的脸庞,章雅晴一时看的呆了,竟不知她在说什么,情不自禁的吻了宗宜的脸庞。宗宜对大姐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大大的眼睛看着雅晴,彷彿在问发生什么事了,雅晴一时失态,心中转念一想,已经错了乾脆错到底了。 手一揽宗宜的细腰,最就往宗宜的嘴唇吻下去。宗宜对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发展全无準备,竟不知所措呆呆的让雅晴亲吻,雅晴温热的舌尖游走再在宗宜的齿缝舌头,一点点酥痒的感觉,让宗宜一时忘却拒绝,反而也伸出舌头和雅晴缠绕在一起,宗宜也想看看会发生什么事?雅晴嘴上吻的激烈,手上功夫也了得,已经偷偷伸手到后面拉下宗宜裙子的拉,宗宜这时彷彿大梦初醒,双手全力退开章雅晴,雅晴一时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宗宜的裙子因拉被拉下,掉到膝盖的地方,也差一点被绊倒。宗宜把裙子拉起来,还没拉拉就立刻跑到章雅晴旁:「大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大大的眼睛因为这些突变已经充满了泪水,看了更令人怜惜。 章雅晴这时湿透的内裤让她失去理智,一把把宗宜抱住,宗宜失去重心跌在雅晴身上,两人的乳尖重重的挤压在一起,雅晴的一只手已经伸到她裙内揉捏着阴唇和阴核。宗宜不禁轻声「啊」叫出来,毕竟自己的私密处24年来都没有外人抚摸过,连自己自慰都很少。 由于雅晴本身也是女性,深知女性最敏感最舒服之处在哪儿,手上五指便不停的进攻,不到 2分钟,宗宜的蜜穴已经流出蜜汁来了,宗宜原本的反抗渐渐的衰退,取而代之的是轻声的呻吟。雅晴见事已完成一半,便鬆手开始脱去自身的衣物,脱到剩下一件粉红色裤档乙湿透的小内裤,又伸手把宗宜的上衣裙子脱掉,露出纯白的胸罩,胸口因为性兴奋,染上了一层红晕。雅晴轻轻的吻着宗宜,宗宜的脸上早已红的像什么一样,雅晴把手深入宗宜的小裤裤插入那未经人事的蜜穴中,而人性的本能驱使着宗宜,双手搓揉着雅晴大小中等的乳房。 两女亲吻中带着呻吟,雅晴把宗宜那碍事的小内裤褪到膝盖,胸罩也脱了下来,淡粉红的乳头,彷彿再说来吃我吧!来吃我吧!而下体毛不多,鲜红的肉穴、晶莹剔透的蜜汁,看得出来没有经过开发,雅晴手口并用,不停的往宗宜的乳房小穴攻击,而缺乏经验的舒宗宜也只能用手稍稍反击雅晴喷出淫水的小穴。 雅晴忽然站了起来,打开了自己的皮包,拿出了一支双头阳具,那是专为女同性恋作的,粗达一寸半。宗宜看了大声的惊呼一声,章雅晴:「好妹妹!我準备了这个让我们来是否能够更快乐!」宗宜只是瞪大着眼睛看着那大阳具,雅晴趴了下来,把双头阳具轻轻的插入宗宜的嫩穴,宗宜:「啊…哇」的一声,眼泪就痛的留出来了。雅晴安慰说:「慢慢来!我会轻轻的,很舒服喔。」 边说着边轻轻插入,宗宜只是呻吟着,雅晴把令一头对準自己那全是淫水的小穴慢慢坐下去。啊…….两人同时发出快乐的淫叫,雅晴学着男人慢慢的抽插,并趴下去让乳头对準宗宜的乳头a。随着抽插震动,乳头互相摩擦乳房互相撞击,更是让两人充满快感,插没几分钟宗宜就了第一次,但面对雅晴疯狂的侵入,淫水四散飞溅,一步步带宗宜到另一个高潮。嗯…….啊……….啊…….雅晴姐小穴快烂了,啊…..待会要报新闻啊………..小力一点……………….。 两人疯狂的抽插最后是雅晴了三次才罢休,而第一次的宗宜早已精神恍惚了。雅晴拿起双头阳具,细细的舔了乾净宗宜的蜜汁,还真的是蜜汁,甜甜的好吃极了。雅晴意犹未尽又去吸宗宜兀自流不停的淫水,两人玩到快九点,啊……x宝慧主播快报完了,她要回来了……. 最近tvxs的新闻收视率节节高昇,最新民调显示已经凌驾在各台之上,当然第一线的主播功不可没,而另一当家美女主播x度筠新主持的财经节目也广受好评,公司特别办了场庆功宴,邀请新闻部的同仁参加。宴席上女孩子们穿的美动人,男生也穿的很帅,主播中的大姐章雅晴,穿了件低胸的黑色t-shirt,外面再搭配红色套装、黑色长裤,白晰的乳房配上黑色的衣服,不免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宴会中雅晴到厕所去正巧碰上宗宜,宗宜穿了一身米白色的连身裙,配上珍珠项,颇有小女人成熟的韵味。雅晴从她身旁走过,手还不忘往宗宜结实的屁股摸了一把,宗宜嘤咛了一声也不说什么。而在宴席上,因为大家庆祝度筠新节目的成功便多方的敬酒,不胜酒力的度筠也慢慢有些醉意了,心怀不轨的男同事,更想藉机吃她豆腐更甚姦淫。度筠最吸引人的就是她充满笑意的眼神,以及让人无法抗拒的微笑,若不是早婚,她会是最受欢迎的主播。经理说:「看来度筠要醉了。叫他先生接她回去吧!」有女同事说:「她先生去美国作一项工业的专题报导,明天才回来。」「那….我送她回去好了。」 一群男同事这样说着,雅晴眼睛一瞄就知道那些色鬼在想什么了,就说:「我送她回去好了,反正也顺路。」又说道:「舒宗宜你不是度筠最好的朋友,帮我一起送她吧!我也不一定扛的动她。」单纯的宗宜想也不想就答应了!章雅晴开着车,跟宗宜送度筠回她家。 唉咻!好重啊!!!雅晴和宗宜合力把度筠扛上床去。 古人说:酒是色媒人,一点都没错。小喝几杯的雅晴,看到度筠因醉意染红的双颊,高低起伏丰满的胸部,一股淫水忍不住就从深处涌出,又看看身旁和自己有一段快乐第一次的宗宜,章雅晴已经想好该怎么作了。她对宗宜说:「你x姊姊醉倒了,帮她换一下衣服吧!不然衣服绷着她会不舒服的。」宗宜眨着大眼睛说:「好啊!」两人便合力将度筠的衣裳褪下,露出了粉红色的胸罩,而且是相当新朝的前扣式内衣,而粉红色的内裤覆盖着那一片黑色的小山丘。 「啊!」宗宜和雅晴不由的发出讚歎,身高167算是很修长的身材只比宗宜矮一公分细緻的皮肤和黑色的山丘形成强烈的对比,坚挺的乳房不因为是倘着就显的扁平,仍然是骄傲的耸立撑起那性感的胸罩,雅晴脱下度筠的胸罩,看了看标籤,35b,比宗宜的、雅晴大上一两寸。 雅晴对宗宜说:「我去拿个东西,你看一下x姊姊啊!」说着就出去了,宗宜癡癡的望着她最好的朋友x度筠的乳房,一只手不禁到度筠的乳头上画着圈圈,淡褐色的乳头,显然常被先生无情的吸吮,另一只手则慢慢撑开度筠的双腿,细细的抚摸那不比自己差的大腿。—– 「嗯….啊….」 醉的不省人事的度云突然发出低声呻吟,作贼心虚的宗宜吓得连忙将手移开,要是被度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宗宜真不知该如何向自己这位最好的朋友解释。度筠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微微调整了一下睡姿,又沉沉地睡去。呼….真是好险!」如释重负的宗宜压抑着心中的绮念,静静地坐在床边,不敢再有什么大胆的举动。「雅晴姐是怎么搞的,这么久还没回来」宗宜心里嘀咕着。 其实章雅晴也并没有离开多久,只不过宗宜不断地在与心中情慾挣扎,这短短几分钟,对宗宜来说就像几个小时一样难熬。天真的宗宜只想如果有第三者在的话,哪怕心里再怎么难奈,自己也绝计不敢作出什么越矩的举动。 单纯的美女主播那里想到是谁让她在这里一人苦苦挣扎的。宗宜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今天会如此心猿意马,而且对像还是自己平日最要好的同事。宗宜那里晓得几天前与章雅晴的一场半强迫地疯狂性爱,已经在她少经人事的身体里,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在哪天之后,章雅晴一如往常地忙碌工作,见到宗宜也若无其事地绝口不提那天晚上的事,顶多就是在两人独处时,较不忌惮地吃吃豆腐。虽然心中充满疑惑,可是大姐不提,宗宜也不敢多问。 宗宜不断告诉自己那晚只是一时偏离常轨的激情,不断地催眠自己那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享受过同性性爱的每一个细胞,都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晚每一个细节。 那略带丹蔻芳味的灵活软舌是如何攻入自己的樱桃小口,是如何地吻过每一片肌肤,是如何让自己原先像高贵淑女的蜜穴成为淫水泊泊的蕩妇;当乳首与乳首接触的剎那,那犹如电击的悸动,那乳房压迫的柔软感触。那看似冰冷的人造阳具,在雅晴的灵活操纵下,如何一次又一次的带领自己超越高潮的巅峰。这是一种有别于男欢女爱的性爱,它时而温柔纤细,时而粗暴狂野,它充满着新鲜的惊奇,又夹杂着背德的快感。 宗宜想要忘了这一切,但享受过绝顶欢娱的身体却热切期待下一次的同性飨宴。望着度筠丰满的美乳规律地起伏,对宗宜的理智又是一场严酷的挑战。 「如果只是轻轻地抚摸,度筠姐应该不会知道吧?」慾望在这场争斗中明显地佔了上风。「像刚刚一样,只要小心点度筠姐不会醒来的。」就在宗宜心中的念头由疑问句转为肯定句的同时,宗宜的手也已经落在度筠那一手无法掌握的丰乳。「啊!好柔软,跟自己的完全不同。」 宗宜一手在度筠胸前轻轻抚弄,另一手隔着洋装对自己乳房缓缓揉捏。「想要再强烈一点。」即使是自慰经验不多的宗宜,也清楚感受到慾望强烈的要求。宗宜将连身洋装退至腰部,单手解开白色镂空的胸罩,对自己浓纤合度的椒乳作最直接地抚慰。宗宜闭着眼睛,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双手仍不断地在两人胸前游走。彷彿在讚歎造物者的神奇,两个女人的乳房,感触竟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宗宜从未如此仔细地碰触过另一个女人的乳房,就算是自己的乳房也不曾有过。 就像只刚飞出道德禁锢的文鸟,宗宜好奇地探索这未知的慾海。宗宜细细地寻找自己乳房的每一寸性感,再如法施行在度筠的身上。宗宜用指甲轻轻划过乳晕,偶尔又突然轻拧敏感的乳头,五指时重时轻地按摩着乳房,好像要用自己的双手去记住这温柔的感触。「喔……」 度筠发出一声长长的歎息。已经让情慾操控的宗宜这次说什么也捨不得从度筠的身上离开,捏着度筠早因兴奋充血而挺立的乳头。宗宜睁开眼睛,望着度筠沉睡又带着陶醉的表情「度筠姐一定也很高兴吧!」 想到能让最要好的朋友快乐,宗宜心中涌上一阵莫名的兴奋,也更减轻了潜意识里的罪恶感。度筠依旧没有醒来,可是随着宗宜抚弄的节奏,度筠开始发出一阵一阵的呻吟。「啊……嗯……」一声声的低吟撞击着宗宜理性最后的防线。春潮从身体内部一阵阵地涌出,丝质白色内裤早已湿透,宗宜甚至可以感觉到黏滑的液体从大腿内侧缓缓的流下。「度筠姐应该也湿了吧。」再也按捺不住的宗宜终于将另一只手移向度筠大腿内侧,一面抚摸着细緻的皮肤,一面往大腿根部前进。宗宜小心地用食指撑开度筠新潮的粉红内裤,中指轻轻地滑入幻想已久的秘密花园。『啊!真的湿了….』宗宜兴奋地发现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当宗宜的手指碰触到膨胀的花蒂,『啊!』度筠的身体像是触电般扭动了一下。『喔……建群……建群……』度筠突然叫出先生的名字。『度筠姐梦到先生了。』 宗宜不敢在花蒂停留太久,担心过度的刺激会唤醒度筠。纤细的手指漫无目地的在花园里闲逛。『建群……』度筠又喊出先生的名字,语气中竟然充满哀求。『度筠姐怎么了?』宗宜心疼地望着度筠,度筠眉头深锁,显出十分苦闷的表情。性爱经验不多的宗宜完全不晓得她对度筠做了什么。即使是在睡梦中,敏感的私处受到引诱,成熟的肉体依然忠实地作出原始的反应。宗宜生涩的爱抚慢慢挑起度筠的性感,可是总在度筠即将登上云端时,宗宜又让她跌回凡间。强烈的空虚感充满度筠,度筠烦闷地扭动着腰彷彿在追逐宗宜顽皮的手指。 宗宜想起与章雅晴那晚粗大的阳具。『度筠姐….』宗宜鼓起勇气拨开因充血而显得肥厚的花瓣,早已润湿的中指毫不费力地滑入饥渴已久的蜜穴。『噢……….』度筠像是鬆了一口气地发出长歎。宗宜不敢太过激烈,仅仅用两根指节在阴户缓缓地抽插。 『嗯……啊……建群……啊……』度筠一声声地低喊像是在鼓励宗宜大胆地前进。『好像还不够….』一心只想让心爱的度筠姐得到更高满足的宗宜,将食指也插入温暖的小穴。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度筠发出更加淫蕩的哼声,不断扣弄肉壁的手指更引出大量的花蜜,噗滋噗滋的水声与度筠甜美的哼声结合成淫蕩的乐章。 虽然已经结婚,度筠阴道仍然窄小而充满弹性,光滑的黏膜紧紧地包围着手指,阴道一阵一阵地收缩,宗宜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跟上次和雅晴的被动经验完全不同,宗宜陶醉在握住主动权的优越感,虽然并没有外力直接刺激自己的身体,光是听到度筠满足的叫声和手指在度筠体内温暖的感受,就让宗宜感到快感。完全放纵自己高涨的情慾,宗宜神智逐渐地模糊,甚至有达到高潮的感觉。就在恍惚之中,度筠突然『啊』的一声大叫,右手紧紧抓住宗宜仍然停留在肉洞里的手,耻骨高高挺起,阴道强烈地收缩,一股强烈的吸力像是要将宗宜的手吸入肉洞的最深处。 『建群….建群….不要离开我….建群……』有点陷入高潮狂乱的度筠,在叫声中又夹杂着希望丈夫留在身边不要离开她的梦话。宗宜被这突来的变故吓得呆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紧缩的阴道竟然夹得手指有点疼痛。『被度筠姐鄙视也没有办法了』无计可施的宗宜正準备叫醒度筠,突然一只手摀住宗宜嘴巴,宗宜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不禁惊呼『雅晴姐!』原来章雅晴在送度筠回家时早就有意染指度筠,带着宗宜同行一方面固然是要借重她排球队的矫健身手,另一方面更是想要一试就连章雅晴也没尝过的三人游戏。 在见到度筠丰满的美丽胴体,章雅晴更是激动地就要扑上去亲吻白晰的乳房,后来因为担心太过粗暴的举动可能会吓走宗宜,况且只是这么进行也太过糟蹋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终于强忍满腔慾火,交代宗宜照顾度筠,自己则回到车上準备一些打算待会使用的情趣用品。 雅晴到了车上随手取了几件振动器及人造阳具,突然心念一动,将一台一直放在车内原先準备用来拍摄突发新闻画面的hi-8也一起拿出,迫不及待地回到屋内。才进了客厅,隐约便听见房中传出女人的呻吟声。『该不会是……』雅晴小心翼翼地靠近卧房,对于眼前的画面竟看得呆了。 宗宜正温柔地抚慰睡梦中的度筠,而度筠则陶醉地呻吟着。这样的画面雅晴自己经验过,录影带里也看过,可是却从来没有这样清楚地观赏过,更何况眼前的表演者正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一位温柔娴淑的人妻和一位清纯可爱的美少女!雅晴感到体内一阵躁热,快速地脱下红色套装及黑色长裤,露出特意打扮的黑色性感吊带袜,已经沾湿的内裤在灯光下闪烁着妖媚的淫水。 奇妙的景象挑起强烈的性感,雅晴一面疯狂地自慰,一面也拍下这幕淫蕩的画面。雅晴并不打算介入宗宜与度筠的游戏,渴望已久的三人行虽然落空了,偷窥的快感却也带给雅晴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透过摄影机的视窗看着宗宜还略带稚气的脸庞,雅晴心中有一种奇妙的感受。她是打算调教宗宜的,可是每次见到宗宜总有一种不知如何下手的苦恼。以宗宜168公分的身高和灵活的身手,照理说该是个绝佳的1号;可是她那美少女柔弱的神态,却又教人忍不住得怜爱。共事了半年,身为主管的雅晴也深知,在温柔的外表下,宗宜有得是一股不服输的固执。这样的矛盾也正是为什么雅晴在带领宗宜经历第一次的同性洗礼之后,没有再积极挑逗她的原因,雅晴还要再观察,观察在美丽的外表下,宗宜究竟是怎么样的体质。每次在夜半幻想宗宜雪白肉体而自慰的雅晴,总在高潮之后会想『这孩子可能真是天生的女王,所有的女人都要在她脚下臣服……』 看着宗宜生涩的手法,居然也将度筠逐渐带上高潮,雅晴不禁得意自己的眼光。可是不管雅晴怎么想,宗宜经验毕竟是不够。就在那一阵慌乱,雅晴知道再不现身,宗宜恐怕就要坏事。赶在宗宜叫出声前,雅晴从门后冲出摀住宗宜嘴巴,免去了一场尴尬。『雅晴姐!』被摀住的嘴巴发出闷哼。章雅晴向宗宜作了个手式示意不要出声,一手小心地鬆开度筠的手,另一手则像微风般轻抚过度筠身上的性感带。雅晴熟练的技巧逐渐安抚度筠原先即将爆发的高潮。趁着阴道收缩力量减轻,宗宜慢慢将手指抽出,拉出一条长长的细线。沾满花蜜的手指闪闪发亮,雅晴忍不住靠过头去吸吮,当软滑的舌头舔过指尖,宗宜浑身一麻,迟疑了一会终于也偏过头去吸食度筠的蜜汁。『啊….这就是度筠姐的味道。』 两个人的舌头时而缠绕着手指时而纠结着对方,已经分不清是花蜜还是对方的唾液了,唯一不变的是那甜美的感受,雅晴与宗宜狂热地亲吻着对方。『唔……嗯……』度筠扭动着腰发出抗议的哼声。虽然已经从高潮退下,对于突然中断的快乐身体仍然感到不满。 『不要忘了你马姐姐』雅晴轻咬宗宜耳朵低声笑着说。像是老师教导学生,雅晴带领着宗宜的手重新回到度筠身上,走访女人身上每个性感带。已经有了性感的身体很快地又燃起慾火,雅晴让宗宜爱抚度筠的美胸,自己则侵入仍然湿润的蜜洞。『啊…..美……美死了…….』全身的性感同时受到攻击,度筠发出甜美的叫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恶欲之源 第十九章 法劫